dafabet.casino手机版
网络专题 > 楚凤清音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邪教的成因及其帮会性质与对策
发布时间:2014-03-05 08:59:33来源:湖北省反邪教协会进入电子报

dafabet.casino手机版 www.studbattles.com

 

  摘要:

  邪教是专以个人崇拜,即以“现世神”信仰为核心,以反社会为特征,具有巫蛊性质的帮会组织。邪教之所以产生,除了人为的原因之外,也有人的认知水平和社会环境的因素,任何时候,邪教都有其存在的可能性和必然性。针对邪教的成因和帮会性质,论文强调,宜强化科学教育,开放心态,以及在改良社会的同时,改造自我的对策,方能从根本上消除邪教的影响,瓦解邪教的根基。

  关键词:邪教 巫蛊 帮会 有限 无限。

  The destructive cult,

  the cause of formation, nature and countermeasures

  Abstract:

  The destructive cult is a underworld gang organization with the witchcraft and anti-social characteristics, in "secular" god, namely the gang master, as the faith. The cause of formation is bases on mankind cognitive level and social environment except for artificial factors. So in any time the destructive cult has the possibility and necessity of its existence. In paper it emphasizes that we should strengthen scientific education, open mind and sublimation of self at the same time of improving society. In this way, can only we eliminate the influence of the cult, break down the foundations of the cult.

  Key words: destructive cult, witchcraft, gang, limit, limitless.

  宗教是借助心力,即认知能力的扩张,超越有限,领悟无限,乃至把握无限,从而实现人生终极价值的合理性过程。也就是说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同每个人休戚相关,对终极存在认知的精神世界。

  邪教则不同,虽然这一概念不甚恰当,但至今也是约定俗成,专指以个人崇拜,即以“现世神”信仰为核心,招摇撞骗,并且以反社会为特征,具有巫蛊性质的帮会组织。政治性、巫蛊性、帮会性是邪教的显著特征。国际上称之为膜拜团体(Cult group, Destructive cult),在当今社会不绝如缕,规模虽小,影响也只在毫末,但其破坏作用,对社会和人类生活的销蚀性依然不可轻忽。

  宗教借助的是认知能力的扩张,追求的是对终极的认识,具有终极性和非功利性的特征,直接成就了个人心性的陶冶;邪教借助的是骗术,以及由骗术纠集起来的膜拜团体,目的是现实的利害——金钱和权力,是政治的和破坏性的。

  邪教的成因

  据上述可知,邪教的生成和存在,除了人为的因素之外,比如某些心怀叵测的人,自诩为“神”,借助各种手段,如巫蛊等骗术,欺人惑世,同样还有客观现实的因素,也就是人的认知水平和社会环境,笼统地说就是文化的因素。因此,据成因而言,无论何时,邪教都有其存在的可能性和必然性,有其深厚的社会土壤,决定的条件是存在的有限和无限。

  一、存在的有限与无限:

  对于人类而言,人的生存空间是有限的,我们的知识是有限的,对自然、社会、人生的认知也是有限的,而客观实际远远超过我们的有限而存在。 这就是无限,也是宗教的根本问题。

  1、存在的偶然性。偶然、必然和自由。

  我们的理想追求是推动人类社会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发展,然而事实上我们却不得不面对偶然。必然、自由、偶然是人类关于有限和无限问题思考的重大问题。必然虽然是被动的接受,但通过努力可以把握,所以有“人定胜天”、“事在人为”之说,但毕竟还是“谋事在人,成事在神”,所以才有对自由王国的追求。只有达到谋事在人,成事也在人的阶段,才是自由王国的理想境界,如此终极关怀就是宗教。

  必然是可以把握的必然,自由是理想和追求的自由。事实上,人类的有限性决定了人类自身既不能实现自由王国的理想,也难以企及必然王国的运用自如。无论是大自然存在的千变万化,社会生活的风云变幻,还是人类自身的神秘莫测,它们不仅很强大,而且有太多的偶然,无法把握,从而让人类坠入了不可洞察、不可把握的偶然王国的偶然性之中。换句话说,人类的处境不是必然,更不是自由,而是偶然!必然可以把握,自由是我们的追求;不可预知,不可把握的偶然性带给人类的是无奈与惶恐。我们不知何时会发生毁灭性的地震以及各式各样的自然灾害,也不知道社会生活中的兴衰荣辱、升降浮沉,更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和生生死死。但是,作为人类而言,还是希望摆脱偶然,希望超越有限的存在而进至自由。如是,力图摆脱偶然,超越偶然性的有限,作为终极的追求,便是宗教的根本。从邪教的成因上讲,与宗教大体相同。但是,邪教的产生,却在于面对偶然性的困惑与惶恐中,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借助巫蛊之术,自诩为神灵,欺世盗名。说什么可以逆转天地,可以呼风唤雨,可以救世渡人,可以去灾免祸,可以长生不死,诸如此类,把终极关怀一变而为虚幻的有限索取,诱使并聚集部分希望在偶然性中得到解脱和消除惶恐的人,形成一个具有帮会性质的膜拜集团,结党营私,以求一逞。

  显而易见,宗教是对无限的超越追求,邪教的生成则在于把无限的追求变成了有限的功利,依靠的不是认知能力的扩张,而是巫蛊等各种各样的骗术和帮会的组织形式。具有政治目的的破坏性、巫蛊性,以及帮会性是邪教的三个典型特征。

  2、物质和欲望的关系。物质的匮乏性。

  过去,我们认为物质发展了,一切问题都可以解决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任人都有欲望,无非名利、得失,乃至生死。物质世界的不断发展,提高了人类的生活水平应当说提高了人类的幸福感,但并非如此,或者说不全如此。不管物质多么发展,不论物质丰富到什么程度,和人的欲望相比较,物质总是匮乏的。即所谓“欲壑难填”。正因为如此,物质世界对人们永远充满了诱惑,人的最大的弱点就是经不起诱惑。无论富有,还是贫困,是锦衣玉食,还是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只要是放纵情欲,特别是视物质利益高于一切,高于道德自我完善的人,都会变成物质的奴隶,而抵抗不住物质的诱惑,经不起物质的压力。邪教的头目深知人的弱点,不仅装神弄鬼,示之以威,而且以小恩小惠,诱之以利,把一些心存欲望的人聚集在周围,作为他们膜拜的成员,进一步组成邪教团体。

  3、人与自然、社会的关系。人的渺小与脆弱。

  作为人类而言,面对强大的自然,面对变化无常的社会,我们既没法把握自然,同样无法把握社会,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与强大的自然和社会相比,人总是渺小的和脆弱的。在强大的自然和社会中,每个人充其量也只能是沧海中的一粟,高山下的一抔清尘,因此,脆弱的个体,总希望借助群体的力量圆自己的梦,实现自我的生存。一旦交友不慎,误入歧途,加之邪教的头目投其所好,施其援手,或者示之以威,或者诱之以利,或者警之以祸患,将其拉入膜拜团体之中。如此也就浑浑噩噩变成了膜拜团体的一分子了。

  正是基于存在的有限性,以及对无限的超越追求,基于偶然性、匮乏性和人类的脆弱,决定了宗教的的普遍性,以及邪教生成的可能性和必然性。对偶然,我们没法把握,心怀惶恐;对欲望,无法满足,人们总是要超前追求物质的享受;在强大的自然和社会面前,脆弱的人们又总是要不断地谋求生存空间。这些都是邪教生成的土壤。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