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casino手机版
网络专题 > 佐  斌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法轮功”歪理邪说的心理欺骗性

dafabet.casino手机版 www.studbattles.com   “法轮功”歪理邪说的心理欺骗性

  华中师范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博士   佐 斌

  华  中  师  范  大 学 研  究 生   王 芳

  一个文化程度不高的文艺宣传队小号手与招待所服务员,成为一个专门的“传功人”后,经过几年的策划、宣传、组织和经营,将一些歪理邪说包装成“法轮功”并使不少人受骗上当。人们不禁要问:李洪志及其创立的“法轮功”邪教组织为什么迷倒了那么多的群众?深刻认识李洪志“法轮功”及其歪理邪说的欺骗性,对于转化“法轮功”受害者,提高人民群众对“法轮功”的思想和心理认识,树立反对迷信、崇尚科学的社会生活方式,开展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一、“法轮功”的歪理邪说

  李洪志学识不高,却有很多歪点子。他瞅准人性弱点,利用所谓“法轮大法”欺骗了一些群众。“法轮功”的歪理邪说,究竟是一些什么东西呢?

  (一)“法轮功” 歪理邪说的主要来源

  李洪志等窃取佛教、道教等传统宗教和“灵仙真佛教”等邪教与会道门的教义,还有特异功能书刊、《封神演义》、《西游记》等神怪小说、科幻小说的某些内容,以及支离破碎的现代自然科学和哲学等基本常识,肆意进行歪曲、拼凑而胡编乱造了“法轮功”这个“大杂烩”。

  (二)“法轮功”歪理邪说的若干内容

  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如果稍稍认真想一想,一般人就会发现其荒谬骗人之处。本文不必系统地对之进行介绍,只列举一些例子,就可以看出其邪乎之处。例如:

  关于李洪志自己:他认为自己是“法轮功”唯一的大师,除他之外别无他人是大师;是始祖派他来度人的,他给人搭了一部上天的梯子;他自己是无所不能的,能透视遥远的地方和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等等。

  关于“法轮”:李洪志吹嘘说他能给自己看得上眼的练习者小腹部下装一个“法轮”,这个“法轮”是用来给这个人生“功力”的,会永远陪伴练习者,自然吸收或释放能量,把练习者的身体练成佛体。

  关于“传功”:“法轮功”练习者在传功时必须要说“李洪志师傅说……”或“李洪志师傅讲……”,而绝对不能用自己的感觉、所见、所知、所想和其它“法门”的东西当作“大法”,否则是破坏“法轮大法”。

  关于练功:练功时一定要投入,幻想自己腹部有一个“法轮”;功成时,就能在两眼间“开天目”,看见“法轮功”书上每一个字后面有一个光环笼罩的李洪志大师的头像。

  关于生病:练习“法轮功”的人是在经受“法”的考验,在消前世的“业”,只有这样以后才能进入“天国”。人类是因为心性败坏而从高层空间一层一层地掉下来的,人们在生活中遇到的一切困难、挫折、病痛都是因为生前“造了业”。

  关于“真、善、忍”:李洪志宣称“真、善、忍”是“宇宙最根本的特性”,是“佛法的最高体现”,是万物的起源,“空气、石头、木头、土、钢铁、人体”等一切物质中都存在“真、善、忍”的特性。

  关于“地球爆炸”:李洪志胡说人类的末劫马上要到了,地球要爆炸了,人类要毁灭了;他的传功是最后一次度人,错过这个机会,人们就只有死路一条,“地球的第一次爆炸是我的祖师爷定的,第二次爆炸是我的师傅定的,第三次爆炸是我定的”。

  从这些胡言乱语、妖言惑众以及自相矛盾的谬论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扭曲人性的人来面目。

  二、“法轮功”歪理邪说的欺骗性

  在李洪志“法轮功”这些系列歪理邪说的影响下,一些或愚昧无知、或价值观发生偏差、或为利所趋的人逐渐成为“法轮功”练习者甚至痴迷者。“法轮功”练习者除了平时自己一个人在心目中念念有词之外,还经常聚集在一起,在公园、街市空旷的场地上或装模作样地手舞足蹈、或席地而坐练习“法轮功”,风雨无阻。其他事可以不做,练功的事万万不能耽搁,由此产生了极为可笑的一幕幕情景。一些痴迷者把自己大量的时间、物力、精力放在静坐、挥舞上,而不去遵循劳动创造财富的实践原则来改善自己的处境,只是幻想在通过诸如此类的行为达到自己的愿望。这就给自己、家庭、单位都带来了危害,阻碍了社会的发展、进步。

  “法轮功”痴迷者练习的狂热性、愚昧性、可笑性,人们已经了解。现在,绝大多数“法轮功”受害者已经觉醒,一部分痴迷者执迷不悟,沉湎于“法轮大法”中。“法轮功”是如何让这些人上当受骗甚至执迷不悟的呢?

  (一)利用治病健身心理,吸引特殊人群

  李洪志以佛祖自居,声称要“普度众生”,吹嘘“法轮大法”不

  仅度人而且救人。在一开始的时候,他选择一些缺乏科学知识、身体有病、精神空虚、受过生活打击的人为对象,利用气功强身健体为幌子,使他们产生“练功能使自己身体健康”的念头,借助气功练习的形式,装模作样,使这些人在身体上通过练功感觉有所好转,而使其误以为就是“法轮功”的功效,逐渐发展下去,就在这帮人群中灌输自己那一套经过包装之后的歪理邪说,混淆视听,从而使他们成为自己的忠实信徒。

  (二)利用从众心理,让人们参与进来

  有了这些特殊的追随者之后,李洪志利用他们对自己的崇拜心

  理,指使他们在同一时间内,广撒罗网,在全国各地纷纷设立联络站,大造声势,从全方位轰炸蒙蔽一些可练可不练的无知群众,使其心理上产生“朋友、邻居、亲戚、同事都在练功,我不练似乎不太合流“的自我负疚感,或使人产生“这么多人练‘法轮功’,看来是有好处的”错误认识。在这样一种心态下,很多人未多加考虑就盲目加入了练功的行列,由此形成了一种从众现象。这种联络站有总站,总站下面设分站,层层联系,像滚雪球似的,把越来越多的人粘到了一起,造了“法轮功”的声势,扩大了“法轮功”的组织。

  (三)利用人的自我暗示心理,让人产生对“法轮功”的依赖

  李洪志在宣扬歪理邪说时,投机取巧利用人的易受暗示性特质。一些老年人、身体不健康的人,因为过度关心自己的身体,所以一旦发现“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听起来颇有道理时,就很容易在日常生活中受到影响,产生自我暗示心理,觉得一天不练,就会感到浑身不舒服,在精神上产生失落感,心理上感觉不配称“大法弟子”,感觉到“时光不能荒废,多练一点,就接近天国更近一点”,就像吸了毒一样,对“法轮功”产生了强烈的依赖心理,时时刻刻要念叨它。同时李洪志还使习练者不敢怀疑“法轮大法”的正确性,恐吓说一旦出现怀疑念头,多年修成的正果就化为乌有,让其一发不可收拾而继续陷进去。

  (四)利用高频强化心理效应,使“法轮功”成为人的优势兴奋中心

  在层层“传功”时,“法轮功”以书籍、录像、音带、传单、横幅、标语、旗帜等各种方式,以铺天盖天地之势包围群众,要求“法轮功”练习者持之以恒练功。这样“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就在个人的道德修养、思想境界、经济利益、生活小事等各方面占据群众生活,反复强化,使其成为人们生活中难以回避的一部分,从而达到李洪志全面控制大众的企图。在练功过程,李洪志要求学员“多读书”才能“圆满”,很多练功者就利用一切时间读《转法轮》。虽然有些人对书中的有些内容也有疑惑,但惧于李洪志在《转法轮》中提出的“思想业力说”,即“任何怀疑大法的念头都是你的思想业力造成的,你要尽力去排斥它,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只要坚信师父的话,你就能修成”的谬论,因此对于那些看不懂的地方,就认为是自己的“层次”还没那么高,悟性太低,也就不去深究了。从而失去了自我,失去了辨别是非的能力。

  (五)利用一部分党员、干部的弱点,乘虚而入

  一部分党员、干部在物质生活条件提高后,在不良思想的影响下,革命和发展生产力的意志消沉,不讲学习、不讲政治、不讲正气、不讲科学、不讲奉献、缺乏社会责任感,开姓过度关注自我保养,企图长生不老,或者在私心所驱下,追求自己的私利,不择手段,削弱了干部队伍在群众中的威信,损害了人民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任,使一些人产生了信仰危机。这时“法轮功”就乘虚而入了。有些本来比较正直的党员为什么也能上当呢?由于他们对现实社会中的一些不良现象看不惯,而自己无能力去改变,因而只能产生一种消极避世的心理,虽然身为共产党员,却不能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自己的头脑,不能全面、辨正地看待客观事物,对待生活中遇到的一些小挫折又缺乏积极的人生态度,于是加入到练功的行列中去,从而被利用。

  (六)利用社会变革时期人们可能存在的心理压力,挑起社会矛盾,让人们在“法轮功”中寻找“精神寄托”

  市场经济发展之后,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由于制度还不完善,一些问题和矛盾不可能一下子全部解决,一部分人的面前出现了较多困难,心理压力大,甚至感到前途渺茫,从而向宗教中寻找精神寄托或超能力的解脱;有些不明真相的群众更是受李洪志欺骗,陷入了邪教“法轮功”的泥坑。

  李洪志利用人们的向善心理,以“真、善、忍”、“修心性、做好人”为幌子,吸引了众多不同阶层善良的人们,他编造说做好事可以得到“德”,有了这个“德”,一个人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可以“得福报,长层次”,还可以“功德圆满到达天国世界,永不吃苦”。他借着“做好事”的幌子,使许多痴迷不悟者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这背后的动力就是做好事可以得到回报,实质上这就是一颗颗的“有求”之心。李洪志正是利用了人们在社会变革时期产生的许多心理压力以及产生的许多欲望,从而把人们一步步引入了他精心设计的圈套。

  (七)利用老年人的特有心理状况,扩大“法轮功”的队伍和影响

  在“法轮功”的发展对象中,老年人较多被利用而成为被发展对象。据统计,在“法轮功”练习者中约60%是老年人。原因是:老年人有较多的空闲时间,退休或与子女分开居住后,感到寂寞,无所事事,不知道该怎样有意义地度过很多空闲的时光;经济收入相对贫困化,在物质生活方面普遍存在压力,同时,又多患有疾病,在治病方面有困难;社会上存在年龄歧视,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和关心,心理上产生不满;对社会上的一些腐败现象看不惯,对党和政府丧失信心,幻想寻找“净土”;年龄增大,对死亡的恐惧增强,精神压力大,希望找到解脱之道,长生不死;放松对科学文化的学习,思想跟不上时代的步伐等等原因。“法轮功”正是利用了老年人的这些困境,打出“真、善、忍”、强身健体的幌子来骗取信任的。

  (八)利用威胁恐吓手段,使“法轮功”练习者对李洪志形成教主崇拜,在精神上受控于李洪志

  李洪志以佛祖自居,向“法轮功”练习者灌输自己的歪理邪说,让他们按照自己说的去做,对于那些对自己的话有疑惑,或不实行的人,他就“下符咒”,说“必须如何如何”,如果“不如何如何”,那么他“就会如何如何”。他编造说,有个青年不听他的话,看病不肯交钱,结果一出门就出了车祸,这就是因为“他不听我的话”,这就是符咒在起作用。通过对迷信无知的人进行威胁恐吓,利用人们害怕的心理和思维定势,使“法轮功”练习者觉得师傅很灵验,从而对师傅产生崇拜心理。

  他要求练功者放弃对常人社会的“名、利、情”,把情都转移到他身上,对他个人进行极度崇拜。他散布“末世论”,制造恐怖气氛,使练习者狂热地追随他,使他们在心理上感觉到不追随他的压力,在社会生活中感觉到“不听李大师的话活不下去”的环境压力,从而达到了对练习者高度的精神控制。这使一部分顽固分子对李洪志的崇拜和他散布的歪理邪说坚信不移,出现了类妄想性亚文化信念,在精神上发生病变,成了李洪志的傀儡。

  (九)利用现今科学探索的局限,诱导人们进入反科学、唯迷信的误区

  一些科学工作者、专家也被利用。有些科学工作者只有科学知识而缺乏科学精神;而对其他领域内的知识缺乏一定的了解(如进化论涉及到的人的产生、生病的原因、心理学意识的理论、精神的概念等等);同时医学、宗教、历史、宇宙等各种知识纷繁复杂,科普宣传一时难以全面普及,这些情况均被“法轮功”利用,钻了空子。

  (十)利用一部分文艺作品和舆论宣传中的“唯心主义”思潮,神化自己和“法轮功”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有些不负责任的作家和新闻媒体,报道一些伪气功,撰写了一些带有明显唯心主义色彩的文章。这些不良的文艺作品和舆论宣传曾在一段时间内使一些人思想发生了蜕变,这些“根基”为“法轮功”的传输提供了一个社会背景,“法轮功”歪理邪说就能得以入侵这些人的思想中。

  由此可见,“法轮功”实质上是李洪志利用人们的弱点和社会变革时代的心态而精心设计的一个大幌子,这个幌子有极大的欺骗性。在这个幌子下,李洪志这帮人费劲心机与人民为敌,与国家为敌,与社会为敌,他们大肆掠财,干下了许多泯灭人性、有碍社会文明和进步的违法犯罪行为。“法轮功”是地地道道的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反文明的邪教组织。

  (选自“首届湖北省反邪教理论与实践研讨会”论文集(2002年9月))

(作者:  编辑:黄涛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